烟墩角天鹅湖在那里邂逅童话世界里的精灵

添加时间:2016-11-04   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   阅读:626   字体:[小] [中] [大]
摘要:睡在北方特有的热炕上,那真是一个舒服啊……怎无奈,在自己的与同伴的数只闹钟铃声的此起彼伏之中,我们只能选择投降,起身穿衣。 外面雪已经停了,我们车被厚厚的一层积雪所覆盖,村子一头的天空上一轮明月依然高悬,而…
       睡在北方特有的热炕上,那真是一个舒服啊……怎无奈,在自己的与同伴的数只闹钟铃声的此起彼伏之中,我们只能选择投降,起身穿衣。
       外面雪已经停了,我们车被厚厚的一层积雪所覆盖,村子一头的天空上一轮明月依然高悬,而村子的另一头的天空中已然露出了晨曦,果然,我们迎来一个雪后初霁的好天气。
       踩着咯吱作响的积雪,我们来到海湾旁的堤岸上,放眼望去,好家伙!堤岸下的滩涂上早已挤满了身着各色防寒服的摄影人,他们的身前身后也早已架满了长枪短炮,所有人的目光与镜头都瞄准了海湾中的那一群白色的精灵……
       同样是背着长枪短炮的我们,好不容易翻过布满冰雪的堤岸,在乱石嶙峋的滩涂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水边,小心翼翼地架好脚架,生怕动静大了,惊吓着那些在水中或埋头酣睡或优雅地梳理着各自羽毛的精灵们。

       东方的天际晨曦微露之时,水面上的精灵们开始活跃起来,大多数的天鹅都成双成对地在水面上游弋,却也有少数的几只形单影只地在水面上顾影自怜,忽然间,天空中传来阵阵高亢的鸣叫之声,远远地便能见到数只黑点从海湾之外的天边飞来,不一会就已经在海湾上空盘旋翱翔,这是一群不知从何而来的天鹅,它们的到来,引得水面上的天鹅群一阵骚动,但闻得水面之上阵阵和鸣之声此起彼伏,好似在欢迎天空中这些新伙伴的到来,如同是得到降落许可的机群,这些新来的天鹅们在海湾的上空盘旋一圈后,便一对对地以极为飘逸优美的姿态翩翩落在海面之上。

       东方的天际此时已经是霞光初现,我忽然发现在海湾较远处的水面上,有两只天鹅远离族群独自相对浮于水面,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是恩爱的一对,这二位一会埋头于水中寻觅食物,一会儿又同时扬脖衔出水草,相互间一如心有灵犀一般使得各自的动作近乎同步,而我也突然有所预感,觉得这一对小情侣,一定会为我上演难得一见的传说中的一幕:用脖颈交汇成一个心形。
       寒风之中,我锲而不舍地举着长焦头,追瞄着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,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,生怕错过那精彩的一刻;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举握着相机的手指从冰冷到麻木,直致最后完全没有知觉,或许是我的坚持感动了老天,也被这对小情侣感知,两个家伙越游越近,那一刻的我是何等的激动,各位,不说也定能猜得到,我一面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,一面在心中拚命地向它们喊着“come on……
       终于,在冬日的海面上,出现了世间最温暖、甜美的一幕:天鹅,纯洁挚爱的象征。两只白天鹅在水面上温婉地弯下脖颈,相对含情脉脉,在空中划出一个闪亮的心形,经典,就此定格永远……
       天鹅群中喜欢安静的,此时显得格外的绅士,寸步不离地陪伴在自己爱人的身边,优雅地在海面上巡游;好运动的则从水中腾身而起,成双成对地在海湾的上空展翅飞翔;想成为歌唱家的,或独自迎着朝阳,展开双翼,引吭高歌,或两两相对,你来我往,如同赛歌;还有那些调皮好斗之士,则在海面之上相互缠斗,弄得是水花四溅……
       海岸上一声声哨音响起,水边的天鹅先是竖起了脖颈四处张望,随后齐齐扑向水中,海湾里所有的天鹅都朝着哨声响起的地方游去,原来是喂食的时间到了。
       烟墩角的居民特别珍视这些可爱的天鹅,视这些白色的精灵是自然赐给他们的礼物,居民们对这些小家伙爱护有加,冬天,特别是雪后,天鹅们难以觅食的时候,海边的居民就会定时给海湾中的天鹅们投放玉米,每次喂食时,都是以哨声为号,久而久之,在这里过冬的天鹅们都习惯了这种听号为令了。
       饱餐后的小家伙们成双结对地上到海滩上晒太阳,它们在冰面上步履蹒跚行走的样子真是又滑稽又可爱。
         每年从入冬到第二年的春天都会有许多天鹅在烟墩角的海湾里栖息,这里也就成了“天鹅湖”,许多人都慕名而来,只为一睹这些白色精灵的风采,这里的天鹅不怕人,在这里人类几乎可以与它们零距离接触,在这里人与鸟和谐相处,其乐融融的画面随处可见。
共有0位游客发表了评论
网友评论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