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访烟墩角 夜宿海草房 倚门赏天鹅

添加时间:2016-07-30   来源:威海新闻网   作者:刘清华   阅读:1589   字体:[小] [中] [大]
摘要:“住住你的海草房,漫步你的金海岸,看那海鸥在飞翔……”这是词作家林红的歌曲《美丽威海》里的句子。前不久,“好歌唱威海,名家进校园”活动走进我们学校,给孩子们送来了这美丽的威海旋律。作为音乐教师的我一边和孩子们一起…

      “住住你的海草房,漫步你的金海岸,看那海鸥在飞翔……”这是词作家林红的歌曲《美丽威海》里的句子。前不久,“好歌唱威海,名家进校园”活动走进我们学校,给孩子们送来了这美丽的威海旋律。作为音乐教师的我一边和孩子们一起尽情地唱着,一边暗暗期待着,哪天真的去住住海草房,体验一下这最具胶东特色的民居。
       没想到我这两个梦想真的要一起实现了,这个周末,名家采风团组织我们去夜宿海草房,欣赏美丽的天鹅。


       当我们乘坐的大巴车一驶进烟墩角村,我便发现海湾里有那么多天鹅。我们迫不急待地下了车。只见夕阳西下,海面上波光粼粼,如同撒了一把碎金。纯洁的精灵们在引吭高歌,清脆嘹亮。它们似乎对我们并不陌生,舒展宽大的翅膀,就像一位多年未见却依然记着彼此的老朋友,在向我们表示欢迎;一对天鹅比翼齐飞,掠过澄澈的海面。我被这群迷人的精灵吸引了,不由自主地走下堤岸,向海边走去。
        近了,更近了,我的心怦怦跳动起来。它们有那么美丽颀长的颈项、乌黑的嘴喙、嫩黄的额头、洁白或灰白的翅膀。朋友说雪白的是大天鹅,灰白翅膀的是小天鹅,就是童话大师安徒生笔下的丑小鸭。它们有的在静静凝望远方,孤傲圣洁,眼神里有淡淡的忧伤;有的殷勤地梳理伴侣的羽毛,交颈摩挲,诉说爱的心曲;有的欢快地啄起一串串晶莹的水珠,鼓翼欢歌,翩翩起舞;有的调皮地互相嬉戏打闹,你追我赶,还有的羞答答地靠近岸边,和我们亲密接触,想多啄些玉米粒……大家频频按动快门,记录下天鹅们一个个美好的瞬间。
        这种动态美和不远处童话般的海草房相得益彰,在广袤的天际下组成蔚为壮观的画卷,使人如临仙境、如梦如幻,我站在一小块礁石上,看得如痴如醉,一个浪花打上来,把鞋子都打湿了,我却全然不顾。
        欣赏完美丽的天鹅,我们又一起去欣赏海草房。建筑是石头的史书,建筑是凝固的音乐。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这么有民俗特色的建筑,我感觉十分新鲜。那么多海草房,似乎是有规则,又似乎是没有规则地连成一片。在这些海草房的前后,总有一些生动的点缀,或一株两株无花果树,或一丛两丛竹子,或三株两株蔷薇,或几畦绿意盎然的小菜园,或干脆就是一小片夹杂着小花的草丛,给这古朴的海草房平添几分生气。
       这一幢一幢海草房,看上去并不高大,在荣成独有的花斑彩石或砖石块混合垒起的屋墙上,有着高高隆起的屋脊,屋脊上面是质感蓬松、罩着绿色渔网的奇妙屋顶,远远看就像蒙着一层面纱,有梦幻般的感觉。著名画家吴冠中在荣成为海草房写生之后,他说得更形象,“仿佛妇女的发网,却也添几分俏丽。”
       我们随意叩开一两家街门,里面走出来的多是年老的大妈,那如菊花样绽开的笑靥里有着岁月的印记。她们对海草房有难舍的情结,因此在儿女们走出渔村,去城里创业,或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后,她们还继续留守在海草房里,用袅袅的炊烟维系着海草房的人脉。

 
  本报记者 李会霞 摄
       我们一行被安排在名为金沙滩的海草房里,温暖敞亮。门外就是海湾,倚在门上就能看到天鹅。房主是位干练精明的大姐,她把家里家外都收拾得井井有条,热情的话语更让我们有回家的感觉。大锅蒸的枣饽饽暄腾腾的,大螃蟹、小杂鱼、油炸小虾、鲜美的虾酱、地里新拔的大萝卜,让我们大快朵颐。
       吃过晚饭,我和女友相伴去看天鹅。推开门,发现下午在西边游玩的天鹅,现在都聚在我们门口的海边。海浪轻轻地唱着摇篮曲,天鹅们都聚在一起,或交颈而眠,或站岗放哨,或自顾自优雅地把脖颈贴在身后,偶尔会有一两声鸣叫,似是梦中呢喃。我们轻声交谈着,在堤岸上漫步,再走回来,惊奇地发现一群天鹅又分成了几摊,想必它们跟我们人类一样,遇到脾气相投心气相通的,一对眼神,就知道彼此是一伙的。屏息静听,刚才静静休憩的天鹅又开起了演唱会,浅吟低唱的,还好几个声部呢,和谐而有趣。此时,夜幕下的海草房像中国的水墨画,古朴稚拙又浓淡相宜,充满了笔墨趣味;又像老照片,斑驳陆离,柔软温馨,透着一点点淡淡的乡愁。

     美丽的大天鹅、古朴的海草房和淳朴的渔家人共同描绘出一幅渔村风情图,让人沉醉其中,流连忘返……


共有0位游客发表了评论
网友评论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